吉林体彩网

高校圖書館日文古籍文獻價值的開發與利用

作者:未知

   摘 要:高校圖書館擁有很多古舊文獻、古籍資料,這些文獻如果得到妥善的利用,將有很高的經濟價值和研究價值。而這類文獻中有部分日文原文資料,大部分都是1945年以前舊日文資料,本文以這些舊日文獻資料為例,通過對這些珍貴文獻資料的來源、出版地、作者和出版背景、文獻類型、文獻內容進行挖掘、整理、翻譯、解析和研究,使其有價值的東西展現出來,旨在為讀者提供系統、完整的外文文獻檢索,以便更好地服務于高校及社會的廣大科研工作者,服務于教學與科研。
   關鍵詞:侵華戰爭;日文歷史文獻;文獻檢索
   中圖分類號:G25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3-2596(2020)02-0062-04
   日本是我國一衣帶水的鄰居,中日交往延綿兩千多年,從明朝以后,日本就虎視眈眈覬覦中國的富饒國土。自從日本明治維新以后,日本國力膨脹,開始派出大量間諜深入到我國東北和內蒙古社會各個層面,收集政治、經濟、軍事、人文、地理等各方面的情報,出版了名目繁多的日文專著和調查報告、期刊名錄等。在我區高校圖書館館藏舊文獻中,有許多這個時期的舊日文資料,統稱1945年以前舊日文文獻資料。這些舊日文資料不管是本身的經濟價值即商品價值還是研究價值都很高。我區的各大高校圖書館中保存有很多這些舊日文資料,但是大多都沒有被充分的利用與開發。如果對這些文獻的來源、出版地、寫作和出版背景、文獻類型、文獻內容進行解析,為讀者提供系統、完整的外文文獻檢索服務,這將為內蒙古自治區政治、經濟、文化的研究提供史料支持。為研究日本的侵華戰爭,內蒙古1945年以前社會的演變,政治經濟的變遷、人文地理的變化等各方面起到重要的史料支持作用。同時這些資料還是日本侵華的有力證據。
   一、出版機構分類
   1945年之前日文文獻出版機構包括三大類:日本國各出版機構,偽滿洲國、偽蒙疆政府的各類出版機構及日本在中國的情報機關。
   (一)日本國的出版機構
   這些機構有:日本學術振興會、巖波書店、成文堂、大阪屋、河出書房、生活社、郁文社、吉川弘文館弘文堂、紀元社、日本公論社、萬里閣書房、日本放送協會、改造社、帝國書院、京城帝國大學滿蒙文化研究會等。
   (二)偽滿洲國、偽蒙疆政府的各類出版機構
   這些機構有:蒙疆新聞社、滿蒙文化協會、滿洲日日新聞社、滿蒙社、滿蒙文化協會、奉天商業會議所、大同印書館、哈爾濱日本商工會議所、東三省館紳士發行局、蒙疆行政協會、滿日文化協會、滿蒙學校出版部、東亞交通公社、滿洲支社、滿洲帝國協和會建國大學分會出版部、南滿洲教育會教科書編輯部等。
   (三)日本在中國的情報機關
   包括有:東亞同文會編撰局、世界改造業書刊刊行會、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各調查科、北支那社、北支大觀社、拓務省拓北局、滿洲事情案內所、東洋協會調查部、北支那經濟通信社、調查資料協會、第一次滿蒙調查研究團、外務省調查部第三課、日支問題研究會、關東督府民政部、陸軍恤兵部宮本武林堂等。
   二、有代表性的出版機構的歷史背景及研究價值
   (一)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
   在1945年以前的各種日文文獻中具有代表性的是以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的各個調查科制作的調查報告,完全暴露了日本軍國主義赤裸裸的侵略中國的意圖。它是日本政府1906年建立的,表面是披著股份公司的外衣打著“經營滿洲”的幌子,而實際就是日本軍國主義政權為了侵略中國而在東北建立的龐大殖民機構,是日本侵略中國的“老巢”。它自從建立以后就開始瘋狂的搜集軍事、政治、經濟方面的情報。在經濟上它壟斷了我國東北地區工業企業,掠奪我國資源,移民本國人到中國進行耕作,在政治軍事上它還從事外交、收買、賄賂、諜報等活動,在它的活動下使東北逐漸淪為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這些滿鐵資料內蒙古師范大學圖書館收錄的有1921年的《滿蒙紹介》、1927年《東部內外蒙古調査報告書(第二班)》、1929年《経済方面より見たる呼論貝爾事情》、1932年《滿蒙史講話.改訂[版]》、1934年《外蒙調査資料》、1935年《外蒙古地誌》、1936年出的《滿蒙民族志》和《滿洲概觀》、1937年《滿洲北東部の地質及地誌》、1939年《韃靼漂流記の研究》等。其中如《滿洲概觀》是一本介紹滿洲概況的書籍,本書全部是圖集,記錄了當時所謂的滿洲地域內的大連、旅順、奉天新京、安東、安奉沿線、奉吉沿線、吉林、山海關等各地鐵路沿線的風土人情,人民生產生活的實況,真實的還原了當時的環境、地貌、風土人情,給人以更直觀的了解,也反映了當時日本帝國主義在我東北地區的各種殖民活動,非常具有研究價值,是日本侵華的有力證據。
   (二)興安局,總稱為興安省
   1932年3月,由當時的偽國務院在長春(史稱新京)設立了興安局,是當時偽滿洲國為蒙古族聚居的游牧地區劃定的特殊行政地區。它除管理興安省內的事務之外,也處理奉天、黑龍江、吉林境內的蒙古族各個旗的事務。興安局實際上就是日本人操控蒙疆地區的工具。由興安局出版的文獻資料中有代表的是1939年《郭爾羅斯後旗杜爾伯特旗依克明安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1939年《西科後旗札賚特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1940年《興安北省に於ける牧野並放牧慣行調査報告》等。其中《郭爾羅斯後旗杜爾伯特旗依克明安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西科後旗札賚特旗開放蒙地調査報告書》對當時郭爾羅斯后旗(今黑龍江省肇州縣、肇東市)、杜爾伯特旗(今黑龍江省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大慶市)、依克明安旗(黑龍江省富裕縣)、西科后旗(今內蒙古烏蘭浩特市東部、黑龍江省泰來縣西)、扎賚特旗歷史沿革作了介紹,對土地狀況做了詳細調查、對各旗的稅收和其他各種財政收入做了詳細調查,對各個旗的實際狀況如地勢、行政區劃、戶口都做了詳細調查,例如戶口中:分為日本人、朝鮮人、漢人、其他,對各類人的人數、職業、性別做了詳細的數據調查。并附有當時清光緒年間的署將軍奏折,還有調查日志詳細說明了調查的過程、方法和參與調查的人員。這對當時這些旗的歷史沿革、人口特征、經濟狀況、地理地貌、社會狀況都有一個客觀的歷史還原,非常有研究價值。    (三)東亞同文會
   東亞同文會成立于1898年,由近衛篤麿(近衛文麿之父)任會長。1901年同文會在上海設立了東亞同文書院,主要招收日本籍學生,大批“中國通”就是在這里培養出來的,對中國進行全方位立體式的調查活動,自1901至1945年間,由東亞同文書院派出的學生有五千余人之多,以游學、訪問、旅游等名義,先后踏遍除西藏以外的中國所有省區,伺機窺探我國的政治、經濟、地理、工商業、社會等多方面情報。成立它的目的就是為日本的侵華戰爭做好前期準備。在侵華戰爭中,同文書院的學員多成為隨軍翻譯、間諜等,為日軍搜集和提供情報,直接參與侵華活動。內蒙古師范大學大圖書館收錄了東亞同文會編撰局出版的1908年由ポズトネェフ著的《蒙古及蒙古人》。這本書是世界上研究蒙古歷史和現狀的名著之一,很多學者認為它有些方面可以與《馬可波羅行紀》相媲美,ポズトネェフ通過對庫倫、烏里雅蘇臺和科布多這三地及它們之間的道路進行了詳細調查,同時對當時蒙古人民生活狀況、人種、政治、經濟、軍事、歷史、文化、宗教等方面,以及中俄關系、蒙漢關系、通商道路等方面做了詳細的調查。這是中國現在所能收集到的外國人關于歸化城、土默特的調查中最為詳盡的材料之一。社會上廣為流傳的都是民國時期從東亞同文會編撰局出版的日文版譯出的中文譯本,而內蒙古師范大學圖書館保留著它的日文原版,非常有研究價值。
   (四)滿洲事情案內所
   滿洲事情案內所于1933年設立,當時稱為“滿洲經濟事情案內所”后又改為“滿洲事情案內所”,是偽滿政府的特設機關。是由偽滿政府全額出資,是將搜集的各種情報,進行匯總、分析、整理、發行的機構,出版了大量介紹偽滿洲國的書籍和資料,為日本軍國主義提供信息支持。有代表性的是1936年自編的《蒙古事情》,是日本侵華罪證之一,書中內容包括:“清朝之外蒙古”“外蒙古獨立運動”和“國際情勢之蒙古民族將來”“外蒙及滿洲國境之于蘇聯軍現狀”等內容,對當時的國際形勢、國內政治經濟環境等描述極為詳盡。還有1939年河村清的《蘇聯外蒙資料集成》等都有很高的研究價值。
   (五)拓務省拓北局
   它是1929(昭和4年)年6月8日設置的。設置了拓務大臣管理海外移民、殖民、海外拓殖事務等,同時也負責對南滿洲鐵路股份公司和東洋拓殖股份有限公司的業務進行監督。拓務省拓北局實質就是日本帝國主義擴張殖民地、管理掌控殖民地的機構。日本帝國主義妄圖對我國進行殖民統治為此做了精心準備,經常性的派出特務對我國山川、河流、土地、民俗、物產等做詳細的調查。內蒙古師范大學圖書館收錄了1942年山田武彥、関谷陽一編寫的《蒙疆拓殖事情調査報告書》就很充分地暴露了其險惡用心。此書在總論中詳細地揭示了當時蒙疆地區的自然條件包括位置面積、地勢、地形、地質狀況、氣候和動植物,同時介紹了社會的經濟狀況,其中包括當時的歷史沿革、人口和人口密度、住民構成、住民的經濟實力和貿易關系、然后就是農業經濟狀況,對耕地、農業技術、農業社會經濟關系、畜產和林業做了詳細介紹,在《西部蒙疆篇》中對西部蒙疆的地域劃分、沿革、氣候、地勢又做了詳細介紹,接著對開拓殖民地的各種政策及土地開發的政策加以分析說明。然后就是對主要以陰山山脈南面的地方的農業實態做了詳細的調查說明,其中包括對其土壤分析、氣候、水、季風、氣溫分析,對諸社會生產力的分析;對農業生產行程,例如當地的人工灌溉、治水、施肥、征地、農作物種類等等都做了詳細的調查。詳細程度令人吃驚,基本做到挨家挨戶地調查,整年度的氣溫和降水量的測量并將其對比。本書在序說中就引用陳賡雅在《西北邊疆視察記》中引用梁啟超說與左宗棠的話,梁啟超說:“西北是腹地,距離海岸線很遠,外人罕至,土地未開發,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但這里礦脈多,物產豐富,隨便一個省都可以自給自足。”道出了西北地區物產豐富、位置重要,通過他們這些詳細的調查,揭露了日本海外殖民的險惡用心。
   (六)滿蒙文化協會
   于1921年7月成立的滿蒙文化協會,又名中日文化協會,滿洲文化協會,是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文化團體。打著“中日親善、共榮共存,以開發滿蒙文化為使命”的幌子,實際上卻從事著搜集情報、歪曲中華文化、扼殺民族自尊、灌輸殖民思想的勾當。主要工作就是對中國東北、蘇聯遠東地區、朝鮮的政治、經濟、歷史、地理、風俗民情等進行調查研究并進行反動宣傳。經費主要來自關東廳和滿鐵。至1943年出版各種資料達千種以上,并設有滿洲事情研究會、關東州史談會、中國社會現象研究會等學術團體。是受日本軍國主義指揮和操縱對中國進行文化侵略的隊伍。它以懷柔手段從側面進行文化侵略,有力地配合了日軍的正面軍事進攻。本館收錄的其出版的《満蒙年鑑》《満洲年鑑》,本身不僅有很高的經濟價值,同時對那個時期的社會形態,經濟往來,工商歷史等都有很好的研究價值。
   三、特殊紀年方法反映了當時的特殊歷史時期
   (一)成紀紀年法
   有部分書籍資料使用成紀年來紀年,所謂成紀年就是成吉思汗紀年,實際上就是日本扶植的偽“蒙疆聯合自治政府”使用的紀年。以1206年成吉思汗被推為蒙古大汗為元年。如:《北支·蒙彊年鑑》就是同時用成紀年、中華民國紀年和日本的紀年三種紀年方式來紀年,從這個紀年方式就可以看出當時特殊的歷史背景。
   (二)康德紀年法
   還有用康德來紀年的書籍資料,所謂康德紀年就是愛新覺羅·溥儀“偽滿洲國”的年號,在1934年至1945年間使用過。使用這種紀年方式的如:1938年滿日文化協會出版的秋葉隆著《滿洲民族誌》;1939年滿洲事情案內所出版,河村清著的《蘇聯外蒙資料集成》;1939年由南滿州鐵道株式會社鐵道總局庶務課出版的,園田一龜著《韃靼漂流記の研究》;1940年興安局調査科出版的《興安北省に於ける牧野並放牧慣行調査報告》等,這些書籍均使用了康德紀年,通過研究這些書籍,可以清楚地再現了當時的歷史環境和時代背景。
   這些資料提供了很多當時的調查數據和照片,為研究當時的政治、經濟、文化、農業、人口、天文、地理等方面提供了第一手詳盡的資料,也揭露了日本軍國主義妄圖侵略我國所做的精心準備和背后的險惡用心。
   四、開發及利用
   如何做好開發利用呢?首先,要歸納整理這些文獻,編制相關專題目錄,對這些文獻進行編目入庫,使文獻的線索與脈絡更加清晰,便于讀者查詢利用。其次,將其中較為珍貴的書籍做好影印工作,并將原版做好相關妥善的保護工作,這樣既有利于讀者的借閱又保護了珍貴資料不受二次損害。第三,有計劃有重點的翻譯一些有價值的文獻。基礎開發做的越細致、越到位就越能全方位系統地揭示館藏文獻信息,為讀者提供系統、完整的外文文獻檢索,對于認識保護重要歷史資料書籍起到重要作用。第四,開發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地利用,所以加大宣傳力度,多做這方面的報導,讓人們多了解這部分史料的價值所在,重視起其價值和社會效用,最終做到推動各個圖書館的聯合行動,進行館際合作。這些書籍資料往往某一館只有部分資料,不全面不完整,如果進行館際合作與兄弟館對這類資料進行統計整合、分類,進行數據庫的共建,聯合開發與利用,這就會更全面的發揮它的價值。第五,說得再多但最終這些工作都要靠高校圖書館員去做,這就要求圖書館員要努力提高自身工作素養,不斷向學科館員靠攏。才能讓這些舊文獻更充分的發揮它的價值,為社會服務,為研究我區的政治、經濟、文化發揮其更大的作用,不讓它再躺在角落里蒙塵。
  參考文獻:
  〔1〕孫君.民元至抗戰間的西北私人社會考察現象初探[D].上海:華東師范大學,2011.
  〔2〕孫粵秀.東北地方文獻中舊日文資料的價值與開發利用[J].圖書館學刊,1999,(02):23.
  〔3〕張小蘭.館藏舊版日文文獻收藏現狀[C].第二屆中美高校圖書館合作發展論壇,蘭州,2013.
  〔4〕云虎東,文寶.內蒙古圖書館館藏內蒙古方志類日文文獻資料概況[J].圖書情報,2017,(02):6.
  〔5〕呂悅,葉美霞.日本文化侵略的毒瘤:《中日文化協會》——透析抗日戰爭時期的日本侵華的“第四條戰線”[J].日本侵華史研究,2015,(02):31.
   (責任編輯 徐陽)
轉載注明來源:http://weifangtm.com/9/view-15130531.htm

服務推薦

? 体彩快3-推荐 重庆快3-Welcome 湖南快3-吉林体彩网 上海快3-Home 北京快3-欢迎您 河北快3-推荐 安徽快3-推荐 河南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广东快3-Home